木纹永生武圣第七章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永生武圣 第七章 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孙奕笑着摇了摇头,说了一声没兴趣,继续往前走。

那个接住球的青年,挡在了他的前面,手上抛着球儿,带着几分敌意的说道:“这位仁兄,你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周大少都亲自开口邀请了,你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受得了,我可忍不住。”

孙奕停住了脚步,双手抱胸道:“忍不住,憋着!”

青年的表情立刻僵硬在了脸上,有股要抓狂的感觉。

“想找茬就直说,演这么一出给谁看呢?”孙奕拍了拍青年的肩膀道:“既然顾忌后果,那就别来没事找事,你们闲的无聊,我可没那功夫陪你们玩。”说着,绕过基本上都是长期卧床了他们,继续往前方走去。他们现在处在贵人区,大街虽然宽阔,行人也不多,但绝对不是踢球的场所。尤其是他们几个衣着光鲜,举止得体,一看便知是富家官宦子弟。

他们这类人不论是有教养的还是没教养的都不会无聊的在这条大街上踢球:前者因为素质,后者因为是贵人区,聚在附近几条街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往来行人稀少,在这里踢球非但没有摆显的快感,反而有给教训的危机。也是这个原因,孙奕断定他们是来找麻烦的。同时,他们找麻烦的方式很婉转,明显的能够感受出心存忌惮,不敢过火。毕竟现在他孙奕在京师代表着北原,还是北原王的乘龙快婿,有这层身份在,即便是皇帝的儿子,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找他茬。

孙奕是怀着游玩的心思出来的,可不想坏了这份心情,更何况他们有三个人,真斗起来,吃亏的只会是他,直接选择了无视,保管能气得对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正如他想的一样,当孙奕的身影消失在街口的时候,抱球的青年气得“哇哇”大叫,双手用劲的揉虐着手中的球,似乎将它当做孙奕来捏了。

周熙友苦笑道:“我看就算了吧,唐兄,孙奕进退得当,绝非等闲之辈。”

另外一个人也道:“那家伙阴险的很,他让你憋着,一副长辈教训晚辈的态度,摆明了是存心气你,你这般气恼,正中他下怀。我也觉得算了吧……我请客,去天下第一楼喝酒去。”

这三人正是周熙友、许明与唐思。三人意气相投,亲如兄弟,一同毕业于帝国军事学院,十余年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交情非同一般。

周熙友、许明都知唐思暗恋着同桌罗萱,平素没少拿此事取笑。当初罗萱的未婚夫惊现北原,唐思还为此还特地找上他们痛哭了一场。

时隔五年,唐思得知罗萱已达封都,知她一大早便会前往皇城受封,便当做路人甲在必经之路晃荡,见着孙奕、罗萱有说有笑的从他身旁经过,心底是五味陈杂。今日与周熙友、许明约好一同踢球,意外遇到外出的孙奕,小孩子脾性发作便想小小刁难一下,也没想干什么出阁的事情。只是对方完全不上套,反而将他气得,只差没有骂娘了。

“不成,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安心!”唐思将手上的球丢给了周熙友道:“你们去玩吧,我不去了。”说着一定不能尝试再次点火,气势汹汹的往孙奕消失的方向追去。

周熙友接过了球,苦笑道:“这家伙,倔脾气又发作了。”

许明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谁让我们是兄弟,跟上去瞧瞧。他一个人,别让他吃亏了。孙奕能够斩杀完颜守绪,到底有多少实力,谁都不知道。”

三人中就以唐思最不成熟,经常弄下幺蛾子出来,但两人早已习惯,同进同退。

孙奕带着游玩的心情闲逛,这寻常的街道寻常的府邸,还有清澈见底的河流,河流两岸栽种的柳树,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或许是日常所见,不足为奇。可对于一个生活在钢铁丛林污染严重的地球人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景色,值得欣赏。

走过了几条街,周边行人逐渐多了起来。周边的屋舍风格也渐渐变了,不在是清一色的豪门府邸:有古朴的四平大院,还有古色古香的两栋民房,不是还夹杂了几间贩卖日常用品的杂货店,与富丽堂皇的贵族街比起来,这里虽然少了一些雄伟,可多了许多的人气与风土人情。

“啦啦啦……啦啦啦……哎呦喂……哎呦喂……哈哈哈……哈哈哈……”

孙奕耳中突然传来高分贝的噪音,那古怪的腔调,五音不准的味道尖锐刺耳,直接让他打了一个激灵,有种塞着耳朵的冲动……不,他的手已经本能的先一步堵着耳朵了,带着几分无奈的转过了身子问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唐思眼睛朝天:“哪里跟着你了,这路又不是你的,你走左,我走右,没碍着你。”

“可你唱歌要命呢!”孙奕见过不少五音不全的人,但是没见过五音飞天的,没一句唱上调也便罢了,还带着阵阵刺耳的古怪音调:他早已发现三人一前两后的尾随着,只是当做他们不存在,却不想对方突然唱起了震撼人心的男高音,这才开嗓子便让他忍无可忍了。

看了他身后一眼,另外两人捂着耳朵,已经逃得远远的了,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

唐思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总算搬回了一筹,这跟了几条街,发现孙奕单纯的逛街看风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逛街看风景,兴致为上,坏了他的兴致,便能报先前之仇,也寄出了自己的大杀器……公鸭似的歌喉。

“就是因为唱不好,才练嘛,正好今天没事,一边闲逛,一边练习!”他乘胜追击,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好吧,你赢了,我真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孙奕真的难以想象,自己走哪,身旁就跟着一个公鸭叫喊的疯子唱歌,那情形……无法想象,“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打一架?”

唐思猛的摇着头:“谁跟你打,我可不是你的对手。只要能赢你,随便怎么都行。比踢球?比骑马?都可以。反正我就是想赢你。”

孙奕“呵呵”一笑,“说的好像比踢球、骑马你能赢我一样。”

唐思跳了起来:“这里不好比踢球,我们就比骑马,说我赢不了你,简直笑话。”

孙奕伸出一个手指头道:“我只有一个条件,我赢了,以后见到我,还请闭嘴……”


宝宝肚脐贴多久换一次
宝宝着凉会立马发烧
吕梁白癜风去哪治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