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之龙第八百一十二章走狗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终末之龙 第八百一十二章 走狗

埃德其实并不喜欢传送术,尽管那很方便。

瞬间被扭曲的空间与时间总是让他有种失衡的感觉,像是突然间脚下一空坠入深渊……然后发现并没有掉下去。

但这一次,他是确确实实地掉了下去。

发现脚下并没有实地时他失声惊呼,然后被伊斯一把抓住后领,像拎一只猫一样拎了起来。

“这里……怎么会有个坑……”埃德心有余悸地摸摸胸口,结结巴巴。

伊斯眼角的肌肉抽了抽。

“这里有很多坑。”他说,“我告诉过你的!”

埃德有点心虚地拉拉衣领,环顾四周。这是片繁茂却寂静的森林——有点过于寂静,几乎连一丝风声都没有。而地面则坑坑洼洼,像是有群发了疯的兔子在这里打了个无数个洞。

但他们面前这个陷落下去的大坑,不可能是兔子挖出来的。

繁盛的花草掩盖了许多痕迹……流逝的时间掩盖了更多。

伊斯有点失神地盯着坑底——劳根,那个老矮人的尸骨还留在那里。

也许他们不该把他留在这被诅咒之地。

“那里我们的经营能力(零售技术KNOW—HOW)、管理水平与创新能力要接近国际零售巨头的水平。”埃德扯扯他的袖子,指向远方,“在最高的他们手中没有任何公权力那座塔下面。”

伊斯微微一怔。

“……什么塔?”他问,“你怎么知道那里有座塔。”

“呃……”埃德茫然地摸摸后脑,“我刚才……好像看见的……”

然而他所指的地方,只有无尽蔓延的绿色,晴空之下,一片死寂。

伊斯看他一眼,心底的不安再一次翻涌而上。这里是悲泣森林……曾经的安克兰城,几千年前这里耸立着不止一座高塔,但如今都早已消失无踪……埃德怎么可能看得到?

“来嘛。”埃德说,“反正都已经到这儿了……再拖拖拉拉他说不定又跑了。”

他的脸上有种与其说是视死如归不如说是破罐破摔的坚定。

伊斯怀疑安克兰并不会跑——他怀疑他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们自投罗。他怀疑埃德也有着同样的怀疑,但他显然不打算退缩。

什么时候他变得比埃德还要犹豫不决?

“……跟着我。”他说,“这里很容易迷路。”

“最高的那座塔”——循着记忆中的方向,他们沉默地前行,连脚步都不由自主地放得很轻。

“你觉不觉得……这里并不只有我们?”埃德的声音突兀地打破林中令人窒息的寂静。

“本来就不是只有我们。”伊斯瞪他,“不然我们来干嘛?”

“不是,我是说……”埃德不安地左右张望,“我好像总觉得有人从我们身边走过去……”

“你不怕亡灵却怕鬼吗?”伊斯没好气地嘲笑他。

“其实亡灵我也怕的……”埃德低声嘀咕,忍不住伸手去拉越走越快的朋友的腰带。

他拉了个空。

埃德眨眨眼,缓缓收回手,握紧凯勒布瑞恩的手杖,在原地安静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迅速地骂了一句。

他家教很好。就算小时候从码头边的水手那里听到过不少难听的话,也极少爆粗——否则瓦拉会用一种极其失望的眼神看得他恨不能缩到地底去。

但他实在是受够了。

伊斯在他眼前凭空消失——对伊斯来说,凭空消失的大概是他。那条龙说不定会怒吼着把整片森林掀个底朝天,想想就……挺解气的。

他现在也很有同样的冲动。但当一个半透明的身影迎面走来,直接从他身体里穿过去,那一点冲动立刻就变成冷汗流了出来。

他发现他站在一座城市之中。一座极其宏伟的城市……或者更像一个坚固的堡垒。岩石堆砌的墙壁并没有打磨得十分仔细,却在粗粝之中透出一种昂然的气势。偶尔可见的装饰像是匆忙雕琢而出,依旧风格鲜明——精灵的风格。就像从他身边走过的,那些一身盔甲的精灵战士眼中的热情与骄傲一样鲜明。

他站在安克兰城……但他并不存在于此处。就像在圣墓之岛看着费利西蒂靠着纯粹的力量为自己赢得“圣者”之名时一样,他只是个旁观者。

这座城里似乎只有战士。年轻的战士,有男有女,彼此间很少交流,眼神警惕,来去匆匆。隔着几千年的时间,埃德仍能感觉到那种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紧张,却生机勃勃。

然而这些鲜活的生命,几千年后,不过是他脚下藏在落叶与泥土间的碎骨。

埃德打了个哆嗦,抬头辨认那座高塔的方向。他有无数问题,但他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无论安克兰是否还在这里,那座塔里必然有他应该知道的东西。

至少,现在他不会迷路了——埃德如此安慰自己。

.

伊斯死死地瞪着眼前那一片空地。

他察觉到了异样,但在他回头的那一刻,埃德就已经消失了。

利爪从指间钻了出来,但他找不到可以攻击的对象。怒火在血液中燃烧,周围的空气因此而冻结。瞬间包裹在冰晶里的植物,在阳光之下璀璨夺目,仿佛在嘲笑他的无能为力。

“这倒是……难得一见的景致。”

苍老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而伊斯此刻已经没有一丁点忍耐这种嘲弄的宽容。

那种东西他本来也没有多少。

他一声不响地扬手,锋利的冰刃直穿过树干,驱赶出了藏身树后的身影。

“而你也还是一样不懂得什么叫做‘礼貌’。”叶影一脸遗憾地向他摇头。

他居然变回了那个老牧师的样子,还套着那身可笑的旧白袍。

“是你干的?”

伊斯冷冷地问。

“我已经没有那样的力量。”叶影笑眯眯地回答。

“所以你变成了一个死了几千年的亡魂的走狗?”

“……这么说的话,我也可以称你为一个傻得有点可爱的神之后裔的走狗。”老斑叶龙不以为忤,反而像是有点乐在其中,“你觉得哪个更糟一点?”

伊斯怒视着他。而他恍若无事地走过他身边,走向林中深处。

“跟我来,晶冠之子。”他说,“如果你还想帮助你的朋友……我们并没有多少时间。”

“……为什么我要相信你?”伊斯站在原地,恼怒地低吼。

“是啊……”叶影回头向他眯起眼,“为什么呢?”

他什么也没有解释,就这么自顾自地继续向前。

伊斯咬咬牙,跟了上去。

如果这真的是个陷阱……

.

泰州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唐山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
昆明哪家妇科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