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世当妖孽第一百一十四章何止是放肆营养

来源:    作者:笔名    2021-01-15

穿越异世当妖孽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何止是放肆

苏清影吓得连连退避,背脊都顶到了墙上。这种血腥暴力的场面,他之前在符地看过那些妖兽间的猎食亦是如此,但在人类世界中,而且离那么近,还真是几乎没有见过,就算他心理是男人,也还为嫦娥三号实现月球软着陆积累了经验。是会被这样突然的凶残场面惊到。

和平时代生活久了的人,真是不适合生存在这样野蛮血腥的时代。

其余三人见同伴瞬间被杀,一下就不干了,全部“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刚想要开口吼上几句热血豪言,抄家伙动手杀人,那子炫却一言不发,抬手间,一道道白光全部招呼那些人的脖项。

瞬间,三人同样头与身子分离,血流如注,惨不忍睹。

苏清影看得心颤,面色苍白,竟有些腿软,无法起身,却被子炫一把搂住腰肢拉起,竟还在他耳边轻声戏谑道:“现在看来,又像女子了!”

说罢,揽着苏清影的纤腰,飞身而走。

苏清影哪里还顾得上子炫说那句话是讥笑他或――书―吧―.{}.m是其他意思,他眼前充斥的全是那些人身首分离的恐怖场面,一阵一阵地反胃,估计最近都能让他不想吃肉了。

他太久没见如此血腥暴力的场面,突然见了,自然是有些心惊,不习惯。

离了酒楼,飞上天空,子炫再度放出青鸟飞行。

冷眼瞥了一眼下方越离越狱的城池,似乎是自语道:“这风国边境守军的小头目,竟敢如此放肆。看来风国的军纪相当糟糕啊!”

苏清影心想:妹的,你子炫如此滥杀,不止是放肆,简直就是嚣张,看来星王府的郎官,不止在王府横着走,出了星王府照样可以横着走。还嫌别人军纪不好,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仗着修为高,就能视人命如蝼蚁。

不过,这世界也竟是如此。子炫若修为不济。似乎那几个人也会对他们残忍。到时候横尸的也有可能就是他们两个了。

子炫转头,见苏清影还是一脸苍白,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而且刚刚出来得匆忙。苏清影竟连面纱都忘了戴。

子炫伸手帮苏清影把面纱扣上。笑道:“风嫔娘娘吓到了?好吧。下次臣当着娘娘的面时,下但朝鲜高级官员连续访问俄罗斯手好看些!”

说话的语气轻松,甚至有些调侃。苏清影听了,生不出气,却有些心寒。不是心寒子炫的残忍手段,而是心寒将要面临的,不可知的命运――他的计划是逃走,然后自由生活。但是在这个世界生存,说起来容易,却其实很难。这里也就如同那个妖兽世界,弱肉强食,为了不被别人吃掉,为了自保,他肯定将别无选择地做些事情。

正所谓物伤其类,兔死狐悲。

苏清影不愿自己被人如同对付妖兽一般被人分尸或者吞噬,也不愿自己终有一日为了自保或者其他原因,变成像子炫这样滥杀的人,他没办法坦然面对这个非常残酷的世界,却又逃脱不了这世界的生存法则。自杀两次未死,说明什么问题?

老天这是让他去面对?去承受?

他的心――烦了,乱了,纠结了!

子炫看着他一直发呆,便拉起他的手道:“你担心什么?出来之前,王爷已经吩咐我保你周全的。”

子炫觉得,一个女子被那种血腥场面吓到很正常。所以突然想安抚一下苏清影被惊吓的心灵。

这是出于强者想要保护弱者的一种本能习惯,虽然说,子炫不算什么好人,但他自认为自己很厉害,看苏清影就是弱者。在王府中内斗那是一种生活习惯,但是出来,那就是同仇敌忾。跟何况,星王让他带着苏清影出来,他也是一定会护苏清影的。…

苏清影一言不发,站在青鸟背上,迎风而立的样子,如同狂风中开放的一朵娇艳的花,有些坚持,却还有些摇摇欲坠,就仿佛随时会被狂风无情卷走一般。子炫不知道他究竟哪里特别,足以让星王重视,但此刻,子炫的确有一种想要护他的心情。这不是出于臣子护主之心,却是男人对女人的一种保护。

其实,女子如苏清影,却也不少见。至少在万花盛开的星王府的确不少见。

只不过是那里女子太多,乱花迷眼,子炫很少去注意罢了。

现在离苏清影很近,竟发现他身上的确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还能让多数正常男人心动。

此刻,作为男人,子炫完完全全是把他当成一个女子,想要拥他入怀,给他些温度和安慰,但是作为臣子,君臣有别,所以子炫知道不能那么做,因为这个是星王的女人!

他子炫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去动星王宠幸过并且非常在意的女人。

虽然他也不明白,这次风国之行,星王为何要让苏清影出来,但是他还是清楚,星王对苏清影也还算是重视的。

在星王府,苏清影是那种宠幸不多,赏赐却不少的嫔妃,然而就是这种待遇的女子,其实都是极少的,很多妃嫔美人,星王都是几乎不太理睬的,甚至忘了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这个苏清影,屡次与星王同坐王座,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但凡有点脑子的都懂。

子炫不会打苏清影任何主意,还会把他护周全,以尽臣子之责。

而此刻苏清影可不知道子炫在想什么,他自己是一脑子的混乱思绪。

可以这样总结二人的状态――子炫衡量着苏清影在星王那里的位置,而苏清影在考虑如何远离这血腥暴力的世界。

苏清影永远是优先想要逃避!可惜命运却常常让他避无可避!

夜晚,二人继续乘青鸟赶路,直至深夜,方才来到了风国皇都。

子炫收起青鸟,用了隐身术带着苏清影飞进了二皇子风呈翰的王府。

王府中,风呈翰站在院中等候着,门客不下二十个,皆站在他身后队列整齐地等着。

子炫带着苏清影落在院中,然后现身。

风呈翰连忙上前拉住子炫热络道:“一早听闻子炫今日到来,怎如此深夜方才到达?真是让人苦等了!”

苏清影站在一旁心想:莫非这些人在院子里等了很久?这个子炫又不是什么国家首脑,还需要等他检阅不成?

子炫微微一笑,语气不轻不重道:“路上有事耽搁了一下,让王爷久等,真是罪过!”

这不是道歉,而是一种正常寒暄,二人的言谈和表情,让苏清影觉得这个子炫虽然只是个郎官,却似乎地位不比这个风国皇子差。

风呈翰似乎根本不在乎这种细节,而是非常热情谦恭地道:“哪里,子炫能来,是小王的福气,夜凉,快快进屋。”

说着正要亲切地拉着子炫进屋,却突然看到一旁站立的苏清影,于是问道:“子炫此次前来竟带了女眷?”

以往子炫也来过风国与他联络,因为星王府在风国有很庞大的生意产业,并且朝官中也有星王的人。而风呈翰争夺皇位非常需要星王这边的势力相助,所以与星王的人联系较为频繁。

外国势力渗透朝政,固然不好,可问题是这天下就没有谁惹得起星王,风国皇帝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星王的势力似乎也从来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居太高的位置,只是占了一些经济上利益,所以在能够容忍的情况下,一切还算平静。…

过去,子炫需要女人都是由风呈翰提供,可这次,居然自带了?莫非对以往的那些不满意?

风呈翰把苏清影看成子炫随身带着的女人。

而子炫却语气淡然道:“这位是星王最宠爱的风嫔娘娘,让子炫带出来散心的,有劳王爷安排个好些的住处!”

那风呈翰一听,苏清影竟然是星王的女人,不免多瞧了几眼,虽然他戴了面纱,有修为的人用精神力所以海上风电适合大容量的风机机组。“你如果能做20兆瓦的风机来看还是看得到的,虽然他不清楚像苏清影这种长相的美女有何特别之处,但还是连忙对苏清影拱手施礼道:“不知风嫔娘娘驾到,小王有失远迎!”

苏清影微微福了一下身子,算是还礼。

他看这风呈翰,倒是长了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一脸诚恳的表情,可惜,暗中却去勾搭夏国的星王,意图借助外国势力来争夺皇位,这种人,是老实人吗?正所谓大奸若忠,苏清影心中初步估计这个风呈翰便是这种人!

接着,风呈翰安排了宫娥引着苏清影去客房休息,因为苏清影身份太高贵,因此那客房的摆设也是相当奢华的。

并且,宫娥还给苏清影送了一顿宵夜,让他吃了,方才休息。

苏清影本就没考虑好今后的路要如何走,暂时也没有拟定出逃跑的实施方案,于是干脆既来之则安之,先享受了这王府的五星招待再说。

话说他现在来到二皇子府中,一跃竟变成了很有身份的贵客。

想想过去在风国,他都是别人的小老婆,要不然就是阶下囚,基本上是被人看管的,但现在,他是贵客,也没人敢惹他。单单提起夏国星王,谁还敢造次?

人生的际遇还真是讽刺啊!(未完待续……)

济南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郑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7.能够用于勘探、生产和精炼的技术;上海哪医院治疗妇科好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