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亿信托到期谁兜底中诚事件引发惊慌较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1-20

信托

6月下旬,中诚站上一篇名为《2010年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临时报告一》的公告掀起轩然大波。该公告表明,中诚信托名下规模为30.3亿的一款矿产信托(诚至金开1号)的融资方“因账外民间融资”新增三笔诉讼。

中诚信托披露的资料显示,该款信托计划总额30.3亿元,期限为3年,成立日期是2011年2月1日,融资方为振富集团。其中30亿元由(,)对社会投资者发售,3000万元由振富集团控制人王于锁、王平彦父子认购。虽然,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2014年1月31日才到期,但由于振富集团的现金流已经受到影响,如果不能补充新的现金流,到期将出现不能兑付的情况。

公开报道显示,该集合信托计划融资方振富集团早年便已有民间融资问题。从多年前开始王家父子便涉足民间借贷,信托成立时,有巨额高利贷债务。此外,振富集团拥有五座煤矿(含一座过渡保留矿井)和一座洗煤厂,但除内蒙古煤矿已办理股权过户及质押手续,“其余煤矿目前尚不具备股权质押条件”。而振富集团并购的核心资产之一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涉及持续多年的采矿权纠纷,曾经发生过流血事件,目前为止权属仍然不清。目前振富集团旗下大部分矿业都停产。

中诚信托表示,其第一时间向监管部门及有关部门汇报了相关情况,当地政府极为重视,并成立了由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参加的专门风险处置工作小组。在工作小组统筹下,中诚信托积极参与核实民间融资情况,清查资产,在框架下稳妥解决此事件。

信托由于产品设计灵活多样,向来受到大额投资资金的青睐。然而,高回报背后必然是高风险。中诚信托事件使得众多信托投资人难免心惊胆战。随着年底众多信托产品迎来集中到付期,若信托无法到期兑付,投资由谁来兜底?到时是否会落得投资一场空?这是众多通过私人银行渠道购买信托产品以追求高收益的投资人所关注的。

南方 黄倩蔚

信托到期不能兑付,谁来兜底?

据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数据库显示,诚至金开1号通过工商银行私人银行进行推荐,于2011年2月1日正式成立,首期募集资金11.117亿元,该信托计划在2月28日扩募,募集资金19.183亿元,扩募于3月11日生效。信托资金对振富集团进行股权投资,期限为3年。相关方提供回购担保,信托托管人为工商银行。

据了解,依照惯例,信托业存在刚性兑付原则,一旦出现兑付问题的项目,相关机构会视现金流情况回收投资;或找资金接盘,银行作为“销售通道”,仅提取佣金,并无回收投资的。此前,信托旗下的房地产信托“长白山11号”曾出现过违约兑付,最终由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接盘。

此次中诚信托信用事件,工行已明确表示拒绝兜底,并全面停止与中诚信托的合作。“信托公司是卖者有责,银行只是信托的代理,在无法获知信托产品本身有缺陷的情况下,不承担因信托产品设计失误对投资者的赔偿。”普益财富研究员范杰表示,“这会让业界认真思考,信托公司和银行互傍,傍到最后是个什么结果,进而提高自身的风控标准。”

不过,也有信托业内人士认为,中诚的事件体现了信托没有做好尽职调查,银行也有一定的,这都可以追责。

不管怎么样,这里面似乎存在着这样一个逻辑:信托公司认为,产品的关系是信托,风险由投资者承担,只要银行愿意代为推荐,就可以做产品,一旦出了风险,银行可能会为了顾及自身声誉积极地投身到危机公关、资产处置中。

而对银行来说,目前信托“刚性兑付”的义务方是信托公司,有信托公司兜底,风险基本可控,而银行推荐赚取的佣金是中间业务收入,推荐属于低风险、高收益业务,只要信托公司发行信托产品,就敢于推荐。业内形象称这种现象为信托公司和银行相互依傍,都认为对方会对信托产品构成实质增信,实际上是将对方和自己绑架在一起。

在诚至金开1号出现风险时,中诚信托曾经考虑过与工商银行共同应对,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还承诺提供连带担保,但被后者拒绝。范杰表示,这样的结果本在意料之中,其原因在于,在整个信托关系中,只有信托公司才是信托计划的管理人,需履行受托人义务,即以受益人利益最大化谨慎管理信托资产。而商业银行只是信托资产的托管人,其义务只是资产保管、交易监督、信息披露、资金清算与会计核算等,不对投资者承担因受托人过失的赔偿。“也就是说,银行绑架信托于法有据,而信托绑架银行实际上是自欺欺人。”

范杰表示,之前,部分信托公司在经营思路上比较激进,在项目审核上,有“银行敢销我就敢做”的思路,尤其有的项目本身就是通过银行介绍,展业、销售都不是由信托公司完成,从表面上看,信托公司只是起“通道作用”,这种思路更为明显。

但此次诚至金开1号的事故却明确地告诉大家:信托公司是卖者有责,银行只是信托的代理,在无法获知信托产品本身有缺陷的情况下,不承担因信托产品设计失误对投资者的赔偿。这会让业界认真思考,信托公司和银行互傍,傍到最后是个什么结果,进而提高自身的风控标准。

信托产品下半年集中到付

2012年下半年将是产品兑付的开始,并很有可能压力将延续到更后面的时间。下半年房地产行业和关联政策的发展和导向,会对房地产信托计划兑付和转手接盘等诸多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

用益信托工作室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第二季度的房地产信托兑付数量为138个,兑付规模352.5亿元,第三、四季度的兑付数量是122个和145个,兑付规模分别是439.6亿元和419.4亿元,其中第三季度的总体兑付规模是全年最大的。根据成立日期以及发行期限推算其终止兑付日期,虽然不排除有信托产品提前终止以及今年发行的1年期产品将到期等因素,但2012年下半年将是产品兑付高峰的开始,并很有可能压力将延续到更后面的时间。

研究报告表示,很多信托投资者在本息到位后,依然会惯性考虑再投资信托产品,在这种需求的承接下,接盘的资金并不担心项目卖不掉。然而,从兑付密集期的3月到今年6月,以至于此后的7月、8月、9月,风险的接力棒确实在一轮轮转手中被放大。

信托业内人士表示,一般信托公司的风险控制手段有抵押、质押、担保、强制公证等风险。信托公司会要求融资方将本公司的资产或股权质押或抵押给信托公司,以保障投资者的收益,同时要求相关的公司或公司的人承担担保,并且对借款合同、质押合同、担保合同进行强制公证。几种风险控制手段都是对投资者未来的收益的保障。

然而,业内人士提醒,虽然多重抵押措施从形式看很必要,但在实际尽职调查中,要弄明白前后两项担保措施的实质意义是否一样,另外股权担保也要弄清楚被用来担保的股权是否早已被质押出去。

此外,目前房地产信托依然占所有集合类信托的20%至25%。其中,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各路民间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等市场上的各路资金均有“染指”,“接盘资金看好的就是几经转手后的打折低价,而且大部分房地产项目前期的尽职调查都已经完成,比较省力划算。中信建投报告指出,下半年房地产行业和关联政策的发展和导向,会对房地产信托计划兑付和转手接盘等诸多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跳开短期兑付不违约,房地产信托的真正风险是放大杠杆和调控政策博弈对赌的失败。

信托收益率开始下滑

根据普益财富统计,上周共有26家公司的36款信托产品到期清算。其中,贷款运用产品15款;权益投资类产品10款;证券投资类和股权投资类产品各4款;组合运用类产品3款。从资金运用领域来看,投资于工商企业领域的产品20款,投资于房地产领域的产品7款;投资于证券投资领域和基础设施领域的产品各4款;投资于其他领域的产品1款。

降息对信托行业最直接的影响是将影响信托产品的预期收益率。而实际上在近期资金面宽松的形势下,信托产品预期收益率已经呈走低态势。据统计,上周共有5款新成立的产品公布了期限,平均期限为20.40个月,环比延长4.40个月。新成立的产品中,只有4款公布了预期收益率,平均预期收益率为9.18%。其中,多个期限产品预期收益率都不同程度有环比下降。“中国经济的减速将令信托业的风险在未来一段时间迎来风险释放,再加上金融体制改革,信托业面临来自银行与证券业的竞争,信托业的市场格局将受到很大冲击。”

“我们认为,利率政策变动已经表明还有一个家教课货币政策由预调微调转向适度宽松,而利率浮动区间的调整,特别是调高存款利率上限,表明利率市场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无论从哪个层面看,这都将会压缩信托公司业务的空间,给下他肯定会顺利的在他老朋友孔蒂的带领下在国家队和尤文图斯踢到38岁一个5万亿带来严峻挑战。”范杰表示。

此外,虽然此次利率调整对信托公司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但是对不同信托产品的影响却不尽相同。首先,由于房地产调控政策趋严,此次降息不会对房地产信托需求构成分流,当然也不会增加银行的开发贷款,故房地产开发商通过信托融资的需求依然存在,但是也无助于目前房地产信托的兑付问题。

安邦咨询认为,中诚信托的出事可能意味着信托业的多米诺骨牌开始逐渐倒下。考虑到房地产与矿业信托难以变现,许多项目甚至没有硬货抵押,一旦关联项目现金流回款不顺利,很可能会出现兑付风险。“工行拒绝合作的态度打破了信托公司对于"银行会兜底"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也将逼着信托公司更加注重风险控制;若关联各方,特别是信托公司与投资者,都能从中诚信托的信用事件中得到教训,将更加注重风险管理,提高风险意识。”

部分上周到期信托产品兑付情况

购买信托注意事项

矿产信托风险不一定低 一般说来,矿产信托有三大风险:首先,矿产项目资产估值较为复杂,尤其是对矿产品位、矿产储量等的认定,即便是专业评估机构,对其估值的差别也较大,项目本身价值不确定。其次,矿产资源受国家政策影响较大,如当前受到节能减排等因素影响,部分小矿还存在着被合并或被收回的政策风险。最后,如果发生安全事故,矿场将被停业整顿,可能导致信托不能按期退出项目。非但如此,在实际操作中,我们发现矿产项目还有以下情况需要引起注意:第一,部分矿产权属不明,无法落实资产质押、股权过户等风控措施。其二,部分矿产业主社会关系较复杂。

民间借贷,不得不防

中诚信托给我们最后一个提醒,是关于民间借贷的。从2011年起,我们目睹了温州民间借贷风波、(,)某大型民间借贷机构崩盘,让人不得不重视民间借贷对信托的风险。这种风险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调查的时候核实具体债权债务数量比较困难。二是一旦民间借贷风险先爆发,民间债务人先起诉,在没落实抵押质押的情况下,信托计划将会比较被动。

鸡西看白癜风专业医院
大连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荆州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